王曙光新作:父爱如水(0/0)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4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王曙光

父亲总叮嘱我不要经常回家看望他和母亲,以免耽误了工作,心中惦记就行了。可我又怎么放心得下呢,他疾病缠身,不仅患有风湿、脑梗塞,五年前还查出了冠心病。毕竟77岁高龄了,但他每次都说自己身体很好,我们父子缘分还长着呢!

五岁时,我学会了游泳。当时,父亲在鹤峰一个名叫江口的区公社医院当医生。江口位于两条大河的交汇处,江面宽阔,江水清澈,沙滩平缓,是一个游泳的好去处。父亲带我到齐胸深的水域,单手微托着教我“狗刨式”划水,第一天呛了好多水,但我开始喜爱上了水,第二天同样呛了好多水,但更多的是戏水的快乐,第三天居然就漂了起来。这是我记忆中人生第一次与水的亲密接触。自此,我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江口的水不总是温顺的。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暑假的一天,暴雨倾盆,山洪暴发,河水夹杂着泥石汹涌而下,被冲毁的房屋、家具、牲畜和木材随时可见。区公所下令,所有公职人员全部投入到抢救人民生命财产中去。父亲是在山上长大的,水性和撑船的技术都很一般,但灾情紧急,人手本就不多,他主动请缨,独自撑着一条小船汇入到咆哮的洪流中。随着抢救的财产越来越多,天色也越来越暗,父亲的体力逐渐耗尽,终于在抢救一根粗大木材时,由于冲力太大,再与三个险滩搏斗失败后,父亲被无情的洪水冲出了人们的视野,冲入了茫茫夜色。区公所领导立即组织人员搜救,十多条小船载着几十人打着火把和手电筒顺流而下,火把点亮了又熄熄了又亮,呼喊声和发狂的洪水拍打声交织着响彻天际......

我和弟弟由两位阿姨照看着待在屋内不让出去。夜深了父亲仍未回,我们哭喊着要爸爸,阿姨闪躲的眼神和语焉不详的回答使我们预感到了某种不祥。那一夜,雷声隆隆、电光火闪、风雨交加,我们感觉天要塌了。

生命的顽强源于对生命延续的责任和期许。第二天,晨曦微露时,医院嘈杂的声音惊醒了我们,阿姨说,爸爸回来了。我们翻身下床寻声音跑去,只见爸爸已被安置在病床上,挂着液体,眼睛盯着我和弟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事后,每当谈及此事,父亲总会对同事和朋友说,孩子还没长大,我怎舍先行离去呢!

父亲对我们的学习就像大禹治水一样,总是循循善诱。他工作调动到哪里,就把我们迁徙到哪里。当时乡下学习氛围差,我们成天就只知道嬉戏打闹,父亲就为我们订了好多杂志和小人书督促我们多看书。源于他对国学的喜爱,他朴素的认为,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良好的教育养成了良好的习惯,整个学生阶段,我的零用钱基本全用来买书了,这些书到现在都保存着,不舍得丢弃。他还说字如其人,他把我和弟弟送到当地最有名的老师家里学习书法,春节时鼓励我们自己写春联,只可惜学习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又转学了。

初中时,父亲被公派到省城进修半年,这令他难以抉择,他担心走后我们因缺乏监督学习会受到影响,但他也知道这是全县唯一一个名额,学习的机会十分难得。最终,他还是服从院方安排,带着深深的忧虑打着铺盖卷去了省城。他每周都要写一封家书给我们,总是问我们热不热、冷不冷、吃什么、钱够不够花,但更多的是担心我们的学习。知子莫如父!当我爱上琼瑶和金庸后,学习成绩正如他担心的那样,迅速下滑。父亲知道后,寝食难安,那时交通条件极差,单边车程需要一天一夜,他不顾颠簸劳累,期间两次回家,拜访我的老师,与我促膝谈心,稳定我学习的情绪。

父亲教育我们要与人为善,柔而如水。记得小学时,一次与同学的打闹中,我被一位同学掀下高坎,一条腿被崖尖划伤三处,有一处深及骨头,流血不止。老师和同学们连忙把我送往医院缝了18针,直到现在伤疤仍清晰可见。当时那位同学吓得拔腿就跑,老师把他和家长叫到医院看望我并要其支付医疗费时,父亲了解到他家庭很困难,很温和的拒绝了。事后父亲对我们子女说,要学会站在对方的立场处理问题,任何事都不仅仅只就事论事。读中专时,母亲单位上一位男同事动手打了她,母亲很委屈,要父亲为她出头。父亲说,因工作上的事而产生的矛盾相信单位领导会解决的,他这样去影响不好,就拖着一直没有理睬。暑假回家听母亲诉说领导迟迟没有解决后,我瞒着父亲把那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结果,父亲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如山洪暴发般严厉批评了我,说我是土匪习气,并把我扭送到母亲单位,在双方都为对方道歉后,这场风波才算过去。父亲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家宜解不宜结。

父亲说做人要处变不惊,如水随形。踏入社会的很长一个阶段,我完全没有社会经验,一脑门子的书生意气,对看不惯的事情动辄口诛笔划,眼里容不得沙子。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知道这样我迟早会出事。果然,因鲜明支持基层意见并据理力争,导致一项分配办法未能表决通过,我被单位领导点名批评并要作出深刻检查。我十分气恼,感觉民主不存,何谈公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产生了离职下海的念头。父亲得知事情原委后,苦口婆心、比长比短的对我进行规劝,他说,人生要学水,遇坎坷而不变,愿做小潭养清幽,临危崖而不惊,化作飞瀑骇世俗。我最终留了下来,只是多了些反省,多了些修身养性,后虽工作中多次遭遇莫名误会变故,人生仍然跌宕起伏,但我终究还是养成了一颗静止的心,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好不惬意。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从水中托举到我人生每一步的托举,父亲如水随行,无论是温情如水,还是暴如洪水,父亲的一言一行都在告诉我这个道理呀!

父亲的生日正值我们公司旺季发展期间,我年年都要到县乡驻点,近几年几乎就没有陪他过过生日!因分居两地,父亲七十寿辰时,专程从家乡来到我工作地团聚,可一纸通知要我到省城开会,父亲催促我成行,并连忙电话劝返从家乡和外省祝寿来的侄儿侄女们。可我知道父亲内心的失落,一路上,我双眼噙满了酸酸的泪水。

古稀之年的父亲,您可要多陪陪没有陪伴您的儿子啊!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玩法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注册 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玩法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注册 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玩法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注册 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